当前位置 主页 > 抓码王高手论坛 >

淘宝天猫总裁蒋凡往事:内向男、流量王、接班人

  

  这位美团 CEO 的原话是, 接下来几年,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 & 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,应该会很精彩。蒋凡要是能赢这一仗,那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 CEO 接班人,如果他有兴趣干这活的话。

  一位与蒋凡相熟的投资人为他担忧, 这就是把蒋凡放在火上烤。成的话怎么都好说,不成,你就是个阶段性人物。 考虑到自己与王兴也有几分交情,他没再往下说。

  那两天,共同认识蒋凡的朋友私下聊天,互相提醒,不要跟他谈此事,以免给他造成额外的心理负担。遇到好吃的馆子,发给蒋凡,邀请他下次来北京时,一起喝一杯。

  但他们也知道,作为阿里权力中心最年轻的高管,历经 Google、友盟、阿里这三环的进阶,蒋凡的内心应该已经很强大了。

  蒋凡是淘宝总裁、天猫总裁,是阿里核心业务的大管家。这意味着,阿里与拼多多、京东交火的时候,蒋凡是发号施令的一线总指挥,成败责任在他。

  他还是阿里集团的合伙人,属于阿里最高决策的制定者行列。成为阿里合伙人条件非常苛刻,需要加入公司 5 年,75% 的投票通过率。蒋凡成为合伙人时,33 岁,在阿里刚好 5 年。

  在《财经》披露的阿里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里,还能找到蒋凡的身影。这个组织由张勇亲自牵头,将统一阿里所有经济体的战略。成员共计 13 人,被称作是 阿里最有权力的 13 个人 。

  那些了解蒋凡往事的人,没预想到他能取得如此成就,只说是 厚积薄发 。那些不了解蒋凡过去的人,说他是 一鸣惊人 。

  是李开复发现了蒋凡。2006 年,蒋凡进入 Google 中国,李开复拍的板。三年后,创新工场成立,他说服蒋凡加入,共同孵化创建友盟。那一年,蒋凡 24 岁。

  创新工场早期最推崇的 5 个项目,除智明星通外,豌豆荚、友盟、点心和魔图精灵都是李开复和汪华的点子,然后找到最合适的 CEO 实现。这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移动互联网公司。

  创新工场最早的办公室是 Google 退租的,布局陈设也是原来的,他们还延续了 Google 的 TGIF 模式。

  每周五饭后一小时,各个项目 CEO 分享下这一周在做什么,产品有什么进步之类的,是一种开放式的沟通。李开复写的书被摞在一起就是讲台,众人围在旁边。

  王俊煜是最有 Google 范儿的演讲者,豌豆荚也是很长一段时间内,创新工场最受追捧的明星公司。他的话语权和优越感更强些。李开复、汪华以及其他 CEO 都会拿起话筒,即兴讲些什么。

  但是这样的场合,蒋凡几乎没说过什么话。一位创新工场的投资人回忆,他每场都在,没有对蒋凡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。那时候,大家就知道蒋凡性格内敛,不爱出风头。友盟的对外合作事项,他都让合伙人参加。

  创新工场投资负责人汪华每周会跟几个项目的 CEO 聊项目。这些人都二十岁出头,第一次创业,硬被推到那个位置,要快速学会怎么当一个合格 CEO。他们聊起产品技术基本都是眼里放光,交流不停的状态。即便是这样的私下场合,蒋凡也不怎么说话。

  但早年一位与他共事过的人说,蒋凡经常在听别人说什么,观察别人在做什么,最后用结果证明自己。

  一位友盟旧部回忆,蒋凡对产品要求苛刻,一定要出结果。如果遇到他不满意的事情,训起人来也很凶。一位友盟的元老,现在见到蒋凡,心里还有些紧张。

  2010 年,创新工场成立一周年,手里只有豌豆荚等 5 张牌,索性把这 5 个 CEO 推到前台接受采访。蒋凡告诉媒体,从工程师转变为创业者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,必须经常跟人交流。

  那时候,他不是舞台中心的 super star,也不是富有感染力的领袖型人物。工场一周年内部活动,创业者代表上台发言,没有蒋凡。

  友盟其实做得并不差,技术底层扎实,与部分手机厂商有嵌入式合作。作为一个移动 APP 的数据分析公司,友盟发展势头不算大开大合,却也在 2011 年拿到经纬的投资。

  接下来的走向有点出人意料。只拿了创新工场和经纬两轮融资的蒋凡,在 2013 年决定把公司以 8000 万美金卖给阿里。

  据说,在消息公布之前,蒋凡和马云见过面,并且聊得不错。投资人是在事后得知这个消息的。

  一种说法是,投资人觉得这场并购来得早了点,价格低了点。但对蒋凡个人,是种胜利,进入阿里有机会更上一层台阶。

  当时友盟增速不错,但蒋凡对国内整个开发者人群的数量做了个评估,觉得商业空间不大,因此决定卖掉公司。相较之下,王俊煜对产品体验和设计打磨更用心,却错过最佳时机,最后同样卖给阿里。

  据说,豌豆荚最后期权兑现情况远不及当年的友盟。一位阿里内部人士说, 从这点讲,友盟的老人都挺幸运,应该感激蒋凡。

  一位与友盟同时期的创业者去杭州出差,偶遇蒋凡。问他最近忙什么,蒋凡说没忙什么,过段时间就撤了。这个说法也得到一位阿里内部人士的证实。

  张勇出面挽留了蒋凡。在 all in 无线 的战略下,把他交给时任淘宝总裁的行癫,放在手淘,给蒋凡的头衔是资深总监,职级是 M5。

  上述阿里内部人士说,这个级别虽然一开始就定得不低,但 M5 级别的高管在阿里可能有几百人,这个阶段蒋凡受到的都是正常待遇。

  当时被重用的不止蒋凡一人。 一夜之间从各个团队抽调了很多这种高级的人才,全部铺到无线端,算是一场运动。

  2014 年手机淘宝的 DAU 从 3000 万做到 6000 万,这是蒋凡在淘系建立影响力的第一件事,一炮走红。然后数字从 6000 万攀升到 2015 年 9 月的 1.1 亿。来自全国各地的近200名摄影爱好者齐聚大洋湾,彩库宝

  用户增长这件事,在北京的互联网创业者眼中轻车熟路,但以商务推广见长的阿里,却不是那么有感觉。蒋凡在这里变成那个能创造奇迹的高人。

  据说,蒋凡初期采用的用户增长方式也是以手机预装、拼命导量的常规手段。他们曾尝试过支付导量的手段,但效果并不太好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手淘的 DAU 都停留在 1.2、1.3 亿这个水平,没有持续增长。搞一些促销,短期可以增加活跃用户,一停就回到原来的数字,没有找到实质性的突破手段。淘宝内部还曾讨论,是不是手机端年轻人的盘子就这么大,用手机购物的人已经被挖掘到极限了。

  一位曾经在淘宝负责服装类目运营的人士回忆,手淘一直想做社区,但始终做不起来,负责人正是前几天传言涉及职位调整的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陈镭(闻仲)。这是一位老阿里人,后来抓住直播风口,将此作为主业,职级也从总监被提升到 M5 的资深总监,向蒋凡汇报。

  这些成绩都是在蒋凡任内实现的,成了投名状。阿里内网匿名给蒋凡的标签有 85 年的帅哥,逻辑帝,还有一条是, 阿里流量王 。

  蒋凡对流量确实有一套自己的逻辑。阿里内部产品会互相输血,今天这个产品搞活动,借饿了么点流量,有机会再还回去。但如果想从淘宝获取流量资源不是一般的难。一位阿里系产品运营说, 蒋凡会守着淘宝的流量,不会轻易给人,只从别人那里引流。

  蒋凡是在 2017 年 12 月底被任命为淘宝总裁的。他是淘宝历史上的第 5 任总裁。

  孙彤宇、陆兆禧、姜鹏(三丰)、张建锋(行癫)是蒋凡的前任。这些人的特点是,都是元老级别的人物,老阿里,有根基。

  蒋凡不是。从 2013 年友盟被收购算起,直到他被任命为总裁,也不过 4 年时间。更何况,在蒋凡之前淘宝已经整整两年没有总裁了。

  2015 年张勇接任阿里集团 CEO,行癫是淘宝、天猫和聚划算三位一体的总裁。当年年底阿里组织架构调整,实行 大中台,小前台 ,手淘、淘宝、天猫则不再设总负责人,实行班委制,各类目负责人直接向张勇汇报。

  2019 年 3 月 6 日,蒋凡再进一步,取代靖捷兼任天猫总裁。如果了解历任天猫总裁,就会明白,这个职位做好的困难指数只会更高。

  2011 年,淘宝商城独立,次年更名为天猫,张勇是第一任总裁。2014 年 3 月,张勇升任集团 COO,权棒交给乔峰,但整一年后,乔峰就被免职,天猫、聚划算由淘宝总裁行癫兼任。行癫负责了九个月,张勇实行的班委制取代总裁制。2017 年,蒋凡被任命为淘宝总裁的同时,靖捷新任天猫总裁,一年零三个月后,靖捷又被调任逍遥子助理,蒋凡接替他。

  也就是说,历任天猫总裁在位都只有一年左右,任期最长的是张勇本人。今年,他把一手打造的这块根据地交给一路保驾护航的蒋凡,也是意味深长。

  拿阿里核心业务电商阵地来说,首任淘宝总裁孙彤宇也是淘宝的亲手缔造者在 2008 年离开阿里,接替他的是后来成为阿里集团第二任 CEO 的陆兆禧。这位一度是阿里 最有权力 的高管,几乎所有重要业务都经过他手。2011 年,阿里 B2B 前 CEO 卫哲因为欺诈事件离去,接替他的同样是陆兆禧。

  再后来的人事变动是陆兆禧因无线化不力 退位 ,包括彭蕾在内的阿里 十八罗汉 纷纷让位。

  孙彤宇离去时,张勇为淘宝网 CFO,他刚加入阿里一年。但卫哲的离去,张勇内心并不平静。卫哲先于张勇一年加入阿里,可能因为俩人同为空降高管,随后迅速变得熟悉。此事让张勇 感觉很冲击 。

  电商板块之外也不是平静如水。外来高管俞永福在短暂接手阿里移动、阿里妈妈、阿里大文娱等重要业务后,现在负责 eWTP 投资,被边缘化;行癫从阿里中台事业群总裁变成阿里集团 CTO,以及兼任阿里云智能总裁,原来干得好好的阿里云总裁孙权去了蚂蚁金服。一位阿里前员工说,因为行癫作风强硬,为他搭配合作人选尤其慎重。巨头从来不缺宫廷戏。

  在这样变化无常的环境中, 外来户 张勇选择同样出身 外来户 的蒋凡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刚刚继位的逍遥子迫切需要自己的班底。

  蒋凡性格内向,不爱 Social,又是中途以被收购者的身份加入阿里,有人不理解他,觉得或者这人不好沟通,但张勇需要这样的人。

  蒋凡是第一个年纪很轻,没有电商基因,在阿里没有根基,被如此重用提拔的人。 一位前阿里员工说。

  蒋凡被任命为淘宝总裁之前几个月,阿里宣布成立的 五新战略执行委员会 , 蒋凡就是委员会成员之一,也是淘宝班委会班长。

  跟张勇开会,蒋凡不带电脑,只看手机,张勇还听他说话。然后跟同事说, 你们别看蒋凡这样,其实他心里都很清楚。

  张勇会把重视的人放在蒋凡的团队,让他们一起做产品搞技术。 老逍喜欢那种聪明人,看起来比较有气质,尤其是海归。 一位阿里内部人士说。

  2015 年双十一,蒋凡第一次任总指挥,有些内部资源协调不了,逍遥子开会挨个问类目负责人, 支持不支持? 你呢?支持不支持? 他们都点头。淘宝千人千面和猜你喜欢,都是在逍遥子的支持下做出来的。

  蒋凡的那些老朋友都不清楚他去阿里的头三年是怎么度过的,虽然当时也一起喝酒吃饭,但知道这个难度系数不是一般的高。 从一个小创业者进入阿里超级帝国,要面对人的问题,需要团队之间的磨合,这个挑战远远大于在友盟的状态。那段时间他应该都在韬光养晦,低调做人。

  如今,老朋友带着年轻创业者去见蒋凡,这位阿里电商双总裁已经是年轻人口中 让人惊艳 的前辈了。饭桌上,他不多言语,大多数时候听创业者说,如果有技术或产品层面的挑战,适当给予指点。

  虽然不爱 Social,但蒋凡融入环境的能力很强,他会把阿里高管、杭州当地投资人或创业者,介绍给其他朋友。

  来北京,他也招呼老朋友聚聚,一般饭局组织者都很积极活跃气氛,担心冷场。蒋凡还是照旧,不说只听。熟悉的朋友知道,这就是他。

  遇到好项目或创业者,他的话会多一些。尤其是跟数据相结合的东西。他从淘宝或天猫后台发现一些明显的产品趋势后,分享给消费品行业的创业者,这样可以联合更多公司在上下游做配套。

  用人方面蒋凡也开始确定自己的准则,人才年轻化。据说,今年他要求团队里 P8 级别的人必须是 85 后,明年则是 86 年以后的,以此类推。

  一位淘宝特价的员工曾反馈,拼多多做下沉市场是无中生有,原先没有评价体系。但淘宝不一样,打分系统和商品体系都有严格管控,一旦扰乱市场价格,商家可能被降权扣分,甚至严重到以后也不能再卖。一旦有用户投诉差评,商家可能就不跟你玩了。拼多多不然,说卖 10 块就是 10 块。据说,淘宝特价团队有人压力大到想转岗。

  蒋凡跟黄峥之间的对战,朋友们会私下讨论,但不太愿意把俩人做粗暴的对比。蒋凡 2006 年加入谷歌中国,黄峥 2007 年离开, 俩人交集到底有多深,我不确定,但风格还是有很大差异。

  黄峥创业更早,从丁磊和段永平处受到点拨最多。蒋凡最早的商业启蒙来自李开复和汪华,此后在张勇和阿里体系被锤炼。一位投资人分析,俩人的知识体系、掌握的公司牌面,以及系统参数都不太一样。正面交锋的时候,结果很难预料。

  一个原因是,阿里这家公司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在变,风云变化,谁都不敢过早下结论。

  上述阿里内部人士也提醒,早年张勇把蒋凡放在手淘,具体工作内容更多是行癫在负责。他说,当时行癫给蒋凡的支持也很大,尤其在淘宝网、手淘和一淘合并的过程中,行癫起到非常重要的角色。

  2015 年底的那次组织架构调整,行癫出任阿里中台事业群总裁,也是给蒋凡留出了成长空间。要知道,2004 年加入阿里的行癫,也是电商业务崛起过程中的功臣,哪块业务负责人出问题,救火队员都是他。行癫是阿里第一个同时兼任淘宝、天猫和聚划算三块业务的总裁。只比逍遥子小两岁的他,在阿里集团权力中枢占据着重要位置。